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从盛极一时到凉凉?在线教育背后资本的盲目与风险

编辑/2021-07-29/ 分类:吕博经济/阅读:
校外教育培训机构遭遇重大考验。 7月24日,备受关注的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(下称双减文件)正式落地。该份文件中,明确规定了培训机构数量、限制上课时间和限制教育机构的资本化运作等内容。 一系列政策的落地, ...

校外教育培训机构遭遇重大考验。

7月24日,备受关注的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(下称“双减”文件)正式落地。该份文件中,明确规定了培训机构数量、限制上课时间和限制教育机构的资本化运作等内容。

一系列政策的落地,是整个校外教育培训行业的重塑,以及背后资本的再思考。

资本按下“加速键”

就校外培训行业而言,在线教育是重要部分,后者在2020年被资本按下“加速键”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,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达539亿元,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。其中,K12赛道拿走绝大多数份额,全年融资约435亿元,占比超过8成。

以风头最强劲的猿辅导为例,在2018年完成F轮融资后,猿辅导于2020年展开了4次融资,融资总额超过35亿美金。其中,2020年10月22日,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宣布,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,创下纪录。

在这4轮融资中,除了资本不惜重金入局以外,机构也多为明星大佬。

具体来看,在2020年3月10亿美元的G轮融资中,参与的机构包括高瓴资本、腾讯投资、IDG资本等。2020年8月12亿美元的战略融资,吸引了腾讯投资、高瓴资本的加码。

随后,DSTGlobal、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、Temasek淡马锡等纷纷加入。2020年底,马云旗下的云锋基金也坐不住了,3亿美元战略投资。

可以看到,这家K12在线教育机构,已有傍身多个资本大佬。而从时间点上来看,云锋基金或许是资本介入猿辅导的最后一棒。

不仅是猿辅导。作业帮也分别于2020年6月和12月完成7.5亿美金的E轮和超16亿美元的E+轮融资。

巨额融资背后,吸引了红杉资本中国、软银愿景基金、阿里巴巴等大佬的目光。在此过程中,连专注于消费品领域投资的天图投资,也跟着诸多资本,杀入在线教育领域,参与到作业帮7.5亿美元的E轮融资中。

几轮融资下来,猿辅导和作业帮已处于行业独角兽地位。

资本涌入的反噬

然而,资本竞相入局的同时,在线教育企业却出现违法行为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我国约有7000家的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曾产生行政处罚,5%的行政处罚的违法类型涉及“虚假宣传”等相关内容。

这其中,就包括了被资本宠爱的“作业帮”和“猿辅导”。

根监管部门披露,2021年5月,两家在线教育平台被顶格处罚!具体原因为:作业帮在其官网明确表示“与联合国合作”,而且虚构课程老师的任教经历、引用不真实的用户评价,刻意误导消费者购买课程。

另一方面,猿辅导也在其网站谎称“班主任1对1同步辅导”、“您的4名好友已抢购成功......点我抢报”,同样也虚构了教师的任教经历等等不实内容。

有创投圈人士指出,虚假宣传背后,与资本争相涌入不无关系。“都知道,在互联网经济下,在线教育平台算是一个分支。暂且不论该平台是否赚钱,但DAU、MAU、ARPU等指标却是资本最看中的。在此背景下,在线教育平台或许有向资本提供靓丽数据的压力,也有讲故事获得下一轮融资的需要。“

据悉,作业帮在完成7.5亿美金E轮融资时,曾称,直播课业务过去一年增速超400%。并且作业帮2020年春季正价班招生人次超过130万,其中50%以上的学员是由作业帮APP端内用户转化而来,初步验证了一条工具流量转化班课的路径。但问题是,作业帮们似乎忽视了一个问题:教育平台从事的基础教育服务,是民生行业,不能单纯的用流量、转化来对比。

此外,在猿辅导的融资过程中,腾讯也因收购遭遇反垄断调查。

3月12日,相关监管部门公布了十起互联网违法收购案。其中,腾讯收购猿辅导股权案排在第一位。

上述创投圈的人士认为,管理层在反垄断调查中,反复提到防止资本无序扩张,在这场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风波,被资本催肥的在线教育平台已开始遭遇反噬,最终结果是封杀了资本们最期待的上市之路。”

仍有教育平台急于上市

一系列的铁腕政策之下,仍有教育平台急于上市。

6月21日,火花思维教育就向SEC正式递交招股书,拟以代码“SPRK”登陆纳斯达克上市,计划募资1亿美元。但这一上市融资规模,不及其于今年1月完成的E+轮超1.5亿美元融资。

暂且不提火花思维出于何种原因赴美上市,但上市前这一教育平台吸引了众多资本的加入。在融资列表中,投资方不仅有KKR、GGV纪源资本,还有金沙江创投、龙湖资本、红杉资本中国、IDG资本。就连猿辅导自己,也与腾讯投资一起当起了VC、PE。

然,事与愿违。在资本们期望的上市的进程中,行业遭遇了最强监管。对于火花思维来说,上市前最后一轮投后估值达15亿美元,但近两年却累计亏损20亿元。有投融资人士坦言:上市是解决该平台估值压力和资本退出方式的最有效方式,但眼下火花思维IPO之路或异常艰难。

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王清林在接受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监管加码后,资本退潮在线教育领域成为必然。“从未来发展的政策走向看,已经上市的企业有退市的可能,尚未上市的教育培训企业,资本方也望而却步,加上政策的限制,基本没有再上市的可能了。”

“二级市场上,龙头企业的股价暴跌,也绝对不是短时间消息利空影响的应激反应,而是对未来行业的长期担忧的市场体现。面对政策的长期性,股价的涨跌,取决于龙头企业应对危机的自我调整能力和速度。”王清林谈到。

背后资本追问

面对被大力监管的校外培训行业,资本早已嗅到了其中的危机。

不完全统计显示,教培行业2021年完成融资超116起,而K12领域的融资事件仅为12起,仅仅10%的占比与去年同期50%左右的占比相比, 已接近“失温”状态。

但市场仍不禁疑问:身经百战的资本到底是否盲目?

在采访中,有从事校外培训的资深人士对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表示,资本门似乎不太了解教育行业。

“在近年来的发展中,一些机构主打‘一对一’业务,但这其实根本不赚钱。”该位人士指出,对于家长来说,“一对一”教育或许能给孩子更好的指导,但对于企业来说,人力成本却最大。与此同时,在实际招生中,教育平台也面临送课、低价招生的局面。对于这些现实,资本似乎没有察觉,也或许是已有所了解,但按照互联网经济思维,不管平台是否赚钱,一轮轮投后估值和高额的退出回报,才是资本们最在意的事。

该位教育界人士认为,从最初的投资方向上来看,疫情后资本涌入在线教育领域没错,因为当时在线教育确实解决了实际问题。但问题是,在争相入局后,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走了样。

《科创板日报》记者发现,今年1月,猿辅导、高途课堂、清北网校等教育平台竟然出现了聘同一人资深“老师”代言的情况,而实际上该“老师”根本不是名师,而系供应商找的演员。

对此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紧急发文,直指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,认为在线教育监管面临培训内容核查难、培训预收费监管难等现实问题。再联系到上述教育界人士的分析,不难发现,资本在校外教育的投资中,已忽视了教育这一行业根本意义。

另有相关在线教育业内人士指出:目前,行业的壁垒并不在于产品研发这块,尤其C端产品天花板不高;各种AI课也是技术手段,但AI解决不了教育,甚至只是动态监视学生上课状态。而K12教育的盈利模式建立在双师制直播课上,但这个模式有个很大问题,就是销售逻辑非常不健康。

您可能也感兴趣:

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
推荐文章

Recommend article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吕博采信自媒体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7 吕博采信自媒体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